地方频道: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文艺之音

杨柳春秋

QQ图片20180711111003.png

《杨柳春秋》

清江

中国国际图书出版社

20181月第一版

定价:68

 

这是一个村庄的故事,讲述的是人的命运,有悲欢离合,有喜怒哀乐,有爱恨情仇,有生老病死,有顺境逆境,有台上台下……

这是一幅历史的画卷,描绘的是社会的变迁,或轻描淡写,或浓墨重彩,或鸡毛蒜皮,或惊心动魄,或似是而非,或模棱两可……

但归根结底,这是一本书,有撰稿和封面设计,有统稿和责任编辑,最关键的是,有书号和定价……



第一章  回家

 

“呜——”

一声汽笛划破宁静的黎明,把杨铁柱从睡梦中唤醒。

就在昨天晚上,杨铁柱久久徘徊在汉口江汉关码头。他是从丹东志愿军医院里出发,坐了五天四夜的车才回到武汉的。怀里揣着到竟河县军政委员会报到的介绍信,他十分纠结是先回家看望母亲还是先去县里报到?一遍一遍地看着介绍信上的日期,仔细算算离报到的最后期限还有7天,所以他决定还是先回家看望母亲。

“旅客同志们请注意,柳港到了。有在柳港下船的旅客请拿好自己的行李物品,准备下船……”

这是公元1951年秋天的一个清晨。杨铁柱昨晚九点半上船,在汉江上逆水航行了整整一夜,终于到达了柳港。从去年10月初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到现在正好一年多一点时间,也就是说他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见到母亲了。

听到广播预告,杨铁柱揉了揉发涩的眼睛,一下子清醒了许多。他腾地站了起来,甩了两下发麻的双腿,扭了几微酸的腰身,背起背包,右手提起一个军绿色帆布袋,迅速从舱底奔向舱面。

仲秋的早晨,天刚蒙蒙亮,晴朗的夜幕下还可以看到启明星在远处闪烁。空气中透出几许凉意。杨铁柱穿着带有补丁的志愿军军装,头戴一顶黄里透白的志愿军军帽,似乎并没有感觉到泛起的雾气。他抬头望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码头,等待洋船(那时的轮船叫洋船)慢慢靠岸。

柳港不大,但是码头十分阔气。枯水季节从江边走向堤岸共有三十八级长方形青石板铺就的台阶。这是他小时候几千遍数过的。去年早一些的这个时候,他和竟河县的战友们也是从这里坐船上的朝鲜战场。望着探照灯下近在咫尺的柳港码头,那敲锣打鼓披红戴花的情景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在柳港下船的只有5个人,其中一个好像认识杨铁柱,向他点了一下头也没说话。杨铁柱没有在意,“蹭蹭蹭”地跨上台阶,直奔母亲住处。

杨铁柱今年21岁,身材笔挺,英俊魁伟,浓眉大眼,满头乌发,方正的国字脸上写满了刚毅。战场上一年多血与火的洗礼,已经熏陶出他一股军人的气质,行为中总是呈现出一种雷厉风行的样子。以前母亲老说他与他父亲是一个模子的,不仅长相一样,神态也一样。杨铁柱经常在心里想象父亲的样子,却不可能有丁点印象。

杨铁柱没有见过父亲。

他父亲叫杨墩子,听母亲说好像是生于武昌辛亥革命那年,就是1911年吧。父亲出生时,接生婆说像个墩子(即结实,江汉平原特指男孩)。这随口的一句话即成了父亲的名字。小时候母亲就告诉他父亲是红军,长大后村里的宋先生(解放后改称老师)偷偷给他讲过红军和赤卫队的故事。再后来他知道在解放战争时期,父亲是新四军第五师里面的一名团长,在竟河上游的洪山县掩护部队突围时牺牲了,那个师长叫李先念,比他父亲大几岁,也是湖北人。全国解放后,父亲杨墩子被认定为革命烈士,所以杨家是烈属。他是在父亲参加红军的5个月之后出生的,那一天是农历五月初五,是吃粽子、划龙船的日子,母亲叶金香记得很清楚,她说就叫端阳吧。杨铁柱这个名字是宋先生在他7岁时给取的学名(因为村里已经有两个叫端阳的)。在部队大家都叫他杨铁柱,而村里人仍惯常叫他小端阳。

杨铁柱是杨家垸的人,现在却走在柳家台的路上。

解放前他和母亲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靠给柳家台财主柳唯祖做长工为生。解放后他和母亲分得了柳唯祖家的一间仓库房。

柳家台其实是沿竟河西岸由南向北形成的一条街道,长约华里。这条街是竟河、潜川、沔湖三县方圆几十平方公里的人们进行物资贸易的集散地。当地人来这里购物俗称“赶街”。

柳港上岸后紧接街口,第一间就是著名的柳家祠堂。说它著名,一是这所房子建于清朝道光年间,已有一百多“岁”,比村里所有人的年纪都大。二是因为整个房屋结构没有一颗铁钉,全是靠工匠的技术自然咬合。三是经历了从鸦片战争到解放战争一百余年的社会动荡,居然没有被损坏,只有局部的正常风化。“著名”这个词是宋先生讲出来的,这三个特点也是他经过考证后下的结论。宋先生讲出柳家祠堂“著名”后,财主栁唯祖为此还大张旗鼓地请了柳氏族人几桌客,显示了柳姓在此地的正统地位。

柳家祠堂坐东朝西,祠堂后门就是竟河。大门的前面是一片空地,这片空地原是柳港的货场,现在闲着。货场西边就是柳家台的最高处——一个隆起的大土堆,土堆上有一座碉堡,碉堡为栁唯祖在抗战后期奉日本人之命建造。在碉堡上居高临下俯瞰杨柳村和柳港可以一览无余。——碉堡现已废弃。碉堡旁长着两颗老柳树,在杨铁柱记事的时候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也有了些许年轮。奇怪的是老柳树周围并没有小柳树。再往西就是一片坟地,那是当时杨柳村绝大部分人的最后归宿地。

柳家祠堂往北,顺着就是两排相对的高低不齐、大小不一的小瓦房,其间也夹杂着一些茅草房。由这些房屋形成了自然的柳街。解放前柳唯祖家的房屋占据了街的三分之一。在街尽头即最北端就是柳唯祖家的仓库。仓库共有十三间。原是柳唯祖堆放粮食和收租出租的地方,现在已分给了柳家台和杨家垸的贫雇农。杨铁柱和母亲分到了最北边的一间。

习惯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人们此时还没有起床。街上没有一个行人,偶尔传来几声鸡鸣狗吠声。

杨铁柱快速地走完街道,来到家门口。他没有敲门,而是一屁股坐在了门边的地上,他不想这么早吵醒母亲。

一年多没见了,母亲是什么模样?他在尽力设想着……

不一会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杨铁柱一见母亲就脱口而出“姆妈(江汉平原上的称谓,即母亲)!”

几乎同时,母亲叶金香也叫出了声:“端阳!是你?”

母亲与儿子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只听叶金香不停地叫着“伢呀伢呀,你可回来了,你可回来了!”

这时从屋内又走出来一个女人,她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一切。还是杨铁柱发现了她,亲切地叫了一声“吴妈——”。

叶金香松开手,三人同时进了屋。

叶金香40多岁,中等身材,略微偏瘦。手上布满老茧,眼角额头初现皱纹,头上的青丝间已飘出稀疏的白发。开门时穿着一件边扣样式的夹衣(一种纽扣在右边的上衣,类似旗袍的上半截)。她的动作十分干练,放开儿子,麻利地扣上了纽扣。

屋里一片漆黑。叶金香点上洋油灯(即煤油灯),仔细地端详着儿子。吴妈过来拉起杨铁柱左手时,突然发现只有衣袖,这一拉也被叶金香看到了。

杨铁柱不敢隐瞒,一五一十地对母亲和吴妈讲述了他在朝鲜战场上如何冲锋陷阵,如何阻击敌人,如何被炸掉左手又锯掉小胳膊。又讲述了如何火线入党并代理排长,如何被授予一级战斗英雄,被评为二等革命残废军人。说完迅速从帆布包里拿出一枚精致的军功章小心翼翼递到母亲手上,“喏,这就是!”

母亲沉默片刻,说了句:“好,跟你爸爸一样。不!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吴妈接着说:“你坐了一夜的船,饿了吧?我去打几个鸡蛋给你过早(即吃早餐)。”

天渐渐亮了。杨铁柱仔细看了一遍屋里屋外,与参军前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门上“光荣烈属”牌匾旁边多了一块“光荣军属”的牌匾。

杨铁柱的“家”——仓库房面河而建,坐西向东。仓库前面是一条通向柳街的羊肠小道。整个仓库不到十个平方,现被分割成“田字”型的四块,进门是堂屋,堂屋后面是灶房。堂屋左边又被隔成两块。前面一块就是杨铁柱的住处,后面的房间与灶房相通,是母亲的住处。灶房边有个后门,后门外就是无边的田野,可以眺望附近的村庄。灶房外有一间茅厕,一间鸡笼。这是那个年代江汉平原上经典的两间(gān)两拖房屋格局。他的房间现在是吴妈住着。

吴妈慈眉善目,圆脸小嘴,胆小甚微,逢人就笑。她和母亲年纪相仿,都在40岁出头。吴妈是童养媳,还裹了三寸小脚。本人并不姓吴,究竟姓什么村里人谁也不知道。

解放前杨铁柱的父亲杨墩子和吴妈的丈夫吴碾子在柳唯祖家做长工,为柳家看管码头仓库兼做搬运。他俩都吃住在仓库里。大约是1930年冬,贺龙领导的洪湖赤卫队渡过汉江抢走了码头仓库里的棉纱,两人眼看无法交差,就一起泅水逃到汉江南岸,追上赤卫队参加了革命。吴碾子后来下落不明。有人说他跟着赤卫队攻打沔湖县城时牺牲了,也有人说他被国民党抓到后做了白狗子,后来被赤卫队打死了。只有吴妈坚信丈夫还活着。柳唯祖四处找人,吴妈连夜躲进观音庙,后来无家可归,被迫做了尼姑。解放后还了俗,但她没有要房屋,仍旧住在观音庙里。

杨铁柱能够想到她是为了陪伴母亲才搬过来的。在他的记忆里,他是随着吴妈的身世一起长大的。因为吴妈没有后代,就和母亲一样把他当作了自己的儿子。


第二章  决定

 

吃过早饭,太阳已经出来了。

吴妈把自己的衣物拿到了叶金香的房间。母亲按部就班有条不紊地打开鸡笼,撒下鸡食,关上后门。她对杨铁柱说:“你先睡一哈(会儿),我和你吴妈出去一下”。说完挎上一个篮子就走了。

不一会儿,屋外传来洪亮的叫喊声“铁柱,铁柱!”

话音未落,一个戴着近视眼镜,穿着土灰色中山装的中年男子一脚跨入大门。

杨铁柱从房间飞奔出来,立即扑向那男子。“宋先生!”喊了一声后激动得半天没有说话。

中年男子叫宋哲。“杨铁柱”这个名字就是他给取的,他甚至是比母亲更有资格叫“铁柱”的人。

“我早就知晓你近期回村,只是不确定具体的日子。是你姆妈才刚告诉我的。”宋哲从内到外都是一副知识分子模样,中山装的左上表荷包(即上衣上面的口袋)里还挂着一支钢笔,言语中不经意间总会带一些之乎者也。

“是的是的,决定太突然,我没来得及给您写封信。”杨铁柱说完从房内拿出一包大前门香烟递到宋哲手上。

宋哲习惯地从衣服口袋掏出洋火(即火柴),熟练地点上烟。

宋哲不是杨柳村人,他是武汉大学的一名历史科教师。1938年日本飞机轰炸武汉,学校组织教师们迁往重庆。宋哲父母妻儿均被日军炸死,只幸存了小女儿宋文英。当他带着宋文英跑到码头时,没有赶上长江里开往重庆的船却上了汉江上开往襄阳的船。船快到柳港时又遭到飞机轰炸被迫搁浅,他和女儿与逃难的人群一起滞留在了杨柳村。江汉平原沦陷后,他没了去处。之后被柳唯祖收留,在他的学堂里教私塾。父女相依为命直至解放。去年和女儿回过武汉,无奈宋文英坚决不肯留在武汉。所以他俩又都回到了杨柳村。现在被土改工作队安排在村里负责夜校的扫盲教学,仍住在柳家祠堂里。

约摸半个时辰,叶金香和吴妈一同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20出头的姑娘。只见这姑娘圆圆的脸上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齐耳的短发上斜别着一枚发卡,虽算不上漂亮但很朴实耐看。她上身着一件深蓝底暗红花的褂子,下身穿一条浅灰色裤子,脚上是黑色的小圆口布鞋。左手提着一只装满菜品的竹篮,低着头跟在叶金香后面一齐到了杨铁柱家门口。

这姑娘就是宋文英。她与杨铁柱同年同月同日生。铁柱出生是黎明时分,文英落地在傍晚光景,因此小时候他们以兄妹相称。其实村里人都知道这对年轻人是青梅竹马,中间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窗户纸。父亲宋哲最清楚女儿不愿意留在武汉就是惦记着“柱子哥”。解放后,因为宋文英是杨柳村少有的认识字的人,除了完成扫盲夜校的事外,还被安排在土改工作队上打杂,队长把所有与文字有关的事情都交给了她办理。

宋哲看到他们三人进屋,站起身来说:“你们回来了,我还有点事,就先告退。”

叶金香没有挽留,吴妈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宋文英低声叫了一声“爸”。

杨铁柱说“您忙完了过来吃中午饭。”说完把目光收回来给了宋文英,迟疑地叫了声“英子”。

宋文英腼腆地回了一句:“柱子哥”,没了下文。

叶金香说:“你们坐吧,我和吴妈去一下庙里。等我回来给你们烧火(即做饭)。”

屋里剩下杨铁柱和宋文英。

午饭后,杨铁柱对母亲和吴妈说去一下柳家祠堂,就径直向大街上走去。

街道两边虽然还是老样子,却比一年前冷清了许多。上午宋先生已把村里土地改革和恢复生产的大致情况给他说了个一二。

杨铁柱首先来到工作队员的房间。一进门就被小王认了出来。小王叫王进,就是工作队的留守队员。竟河解放时他在一家工厂当学徒,是竟河县地下党员,随即参加了人民解放军接管城市的工作。他比杨铁柱小几个月,身材中等但很结实,穿着打扮还是一副年轻工人的派头。家在竟河县城,是竟河县军政委员会派到杨柳村参加土改的。

简短寒暄,直奔主题。小王把杨铁柱想知道的情况点滴不漏地和盘托出。

末了他问道:“你是打算留在县上还是回来和我们继续战斗?”

杨铁柱平静地说:“首先是服从组织安排。但我一定会要求回来的。”

小王与杨铁柱有过个把多月的接触,对他的话既深信不疑又十分担心。

杨铁柱提议出去走走,小王满口答应,麻利地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和杨铁柱一起来到竟河边。

杨铁柱和小王站在桥头,望着滔滔的汉水,各自想着自己的心思。杨铁柱懂得平静的汉水下面绝对有暗流涌动,甚至还有激流漩涡。小王盼望区里赶快派人来完成土改,最好有杨铁柱参加。

小半个时辰后,他们又沿着竟河东岸在杨家垸转了一圈就原路返回了。

在回家的路上,杨铁柱才想起去看望一下战友柳仁青的母亲和妻子兰秀。

兰秀是村委会的妇女主任。去年从柳家台和杨家垸参军的只有杨铁柱和柳仁青两人。他负伤转业时,前线虽然已经停战,但谈谈打打,打打谈谈,部队并没有撤回。所以柳仁青还在朝鲜。

门虚掩着,杨铁柱进屋就看见柳仁青的母亲正在做饭。一阵唏嘘和问候后,柳仁青的母亲哭了起来。不知是为杨铁柱丢了胳膊,还是想念儿子,抑或还有别的原因。

说话间兰秀从地里回来了,又是一阵哭声。

兰秀从里屋拿出一封信递到杨铁柱手上。她基本是文盲,现才在扫盲夜校认了几个月的字。她说信已经让英子给读过。杨铁柱又重新把信念了一遍。他得知柳仁青在“五次战役”后,部队编入27军并且当上了团里的参谋,现仍然坚守在战场上。

兰秀极力留杨铁柱吃晚饭,杨铁柱说昨天才回来,改天把兰秀她们请到家里好好坐坐。说完就直接回家了。

晚上躺在床上,杨铁柱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小王的提问,兰秀的期盼,文英的要求,还有宋先生的建议以及街上的冷清,一幕一幕在他脑海里折腾叠加。他努力思索着那股暗流的来源,设想着各种可以使用的方案,还有要办的几件事情。

“不能犹豫和耽搁了,明天一大早就去县里向组织要求回村。”

杨铁柱要求回村的原由十分确定。

首先是土改工作不能半途而废,要把没有分完的地迅速分下去。特别是听说韩队长遭袭,更是点燃了他心中的怒火,坚定了他的决心。就像在朝鲜战场上冲锋一样,除非自己倒下,否则绝不后退。他自信有充足的理由说服组织。除了自己是杨柳村的人外,还因为参军前就是土改工作队队员。

其次是他老师宋哲的一番话:“新中国的建设需要一大批有文化的劳动者。你看村里有几个认识字的人?我给柳唯祖教了8年私塾,无非是教出了几个富家子弟而已。你如果回村,第一件事就是办一所学校,使贫下中农的子女有书念。此事功莫大焉!我和文英不遗余力地支持你,尽可放心。”

鸡叫三遍,天还没亮,杨铁柱麻利地起了床,跟母亲道了一声别就出发了。叶金香没有多问,嘱咐他早点回来。

杨柳村距离竟河县城约40余华里旱路,杨铁柱以急行军速度赶到县城时已是中午。他顺利找到了竟河县军政委员会,还意外地碰到了金锁大哥。

金锁比杨铁柱大几岁,是儿时的好伙伴。七八年没见面了。现在两人碰到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还是金锁三言两语道出了他的经历。

金锁说:“那年夏天我和弟弟知道闯了大祸,就趁黑夜跳入汉江,弟弟被民团的枪击中,死在了江里。我游得快,一个猛子(即潜泳)扎到对岸,被八路军汉江支队李仁林司令员的马弁救起,于是参加了八路军。再后来就是日本鬼子投降,一直到解放武汉,接管城市。我是今年初才回到竟河县的,我知道我们村你和仁青上了朝鲜战场。可惜我们部队全部转到了地方,没机会参加抗美援朝了。”

杨铁柱也把自己参军后入党立功以及负伤转业的情况简单地向金锁描述了一番。

“你是专门来这里找我的吗?”

金锁这一问,杨铁柱才想起报到的事。他急忙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介绍信。

金锁仔细看了看,连忙说道:“了不起了不起,战斗英雄!人民功臣!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明天……”

没等金锁说完,杨铁柱打断了他的话:“金锁哥,我向组织申请回杨柳村,那里的土改工作需要我!”接着陈述了一大通理由。

“是吗?这个我作不了主,得领导同意。”金锁有点为难。

“你不就是领导吗?你同意就行了。”

“不不!这得经过我的首长李主任同意,他才是领导。我们中午吃个食堂,我下午要参加李主任组织的支援抗美援朝动员大会,可以当面向他汇报你的想法。你就在办公室等我,可以看看文件,了解一些政策。我姆妈也在这里,晚上我们在家里一块吃顿饭,再好好聊聊。”

杨铁柱在金锁办公室呆了整整一个下午。去年工作队韩队长传达的中央人民政府《土地改革法》文件他这里就有。还看到了去冬今春《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和《惩治反革命条例》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原文。对杨铁柱来说完全是意外的收获。他不仅认真看了几遍,还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子摘录了他认为很重要的一些内容。

黄昏时分,金锁回到了办公室,一句话没说,高兴地拉起杨铁柱就回到了他的住处。

金锁的母亲厨娘看到杨铁柱后一脸惊讶。

“你不是参军了吗?怎么在这里?仁青是不是跟你在一起?几时回来的?还去不去?见到你姆妈了吗?”杨铁柱一一作了回答,就和金锁聊了起来。

金锁一本正经地说:“告诉你三个消息。首先是你的申请被批准了,祝贺一下!第二个是要成立竟河县人民政府,可能我的首长李主任就是县长。还有,军政委员会已经组建了人民法庭,要在全县公审那些恶霸地主、土豪劣绅、反革命。”说完就打住了。

杨铁柱着急了:“第三个呢?”

“哈哈,第三个嘛,告诉你吧!我被派到观音区当区长兼区委书记,明天就去报到。”

“好好!太好了!”杨铁柱激动地应道。

“怎么样?我们一同回区里。首长说他明天去观音区检查工作,让我搭他的便车。”杨铁柱当然求之不得。

晚上杨铁柱和金锁通铺。两人聊到鸡叫头遍。

临别,金锁把杨铁柱叫到一旁,小声说:“我在区上办一下交接马上回村看你。你尽快了解一下村里党员的情况,首先把党支部建立起来……要发动群众搞土改。”杨铁柱一一记在心里,匆匆告别后就踏上了回村的路。

杨铁柱真的回来了。


第二章  决定

 

吃过早饭,太阳已经出来了。

吴妈把自己的衣物拿到了叶金香的房间。母亲按部就班有条不紊地打开鸡笼,撒下鸡食,关上后门。她对杨铁柱说:“你先睡一哈(会儿),我和你吴妈出去一下”。说完挎上一个篮子就走了。

不一会儿,屋外传来洪亮的叫喊声“铁柱,铁柱!”

话音未落,一个戴着近视眼镜,穿着土灰色中山装的中年男子一脚跨入大门。

杨铁柱从房间飞奔出来,立即扑向那男子。“宋先生!”喊了一声后激动得半天没有说话。

中年男子叫宋哲。“杨铁柱”这个名字就是他给取的,他甚至是比母亲更有资格叫“铁柱”的人。

“我早就知晓你近期回村,只是不确定具体的日子。是你姆妈才刚告诉我的。”宋哲从内到外都是一副知识分子模样,中山装的左上表荷包(即上衣上面的口袋)里还挂着一支钢笔,言语中不经意间总会带一些之乎者也。

“是的是的,决定太突然,我没来得及给您写封信。”杨铁柱说完从房内拿出一包大前门香烟递到宋哲手上。

宋哲习惯地从衣服口袋掏出洋火(即火柴),熟练地点上烟。

宋哲不是杨柳村人,他是武汉大学的一名历史科教师。1938年日本飞机轰炸武汉,学校组织教师们迁往重庆。宋哲父母妻儿均被日军炸死,只幸存了小女儿宋文英。当他带着宋文英跑到码头时,没有赶上长江里开往重庆的船却上了汉江上开往襄阳的船。船快到柳港时又遭到飞机轰炸被迫搁浅,他和女儿与逃难的人群一起滞留在了杨柳村。江汉平原沦陷后,他没了去处。之后被柳唯祖收留,在他的学堂里教私塾。父女相依为命直至解放。去年和女儿回过武汉,无奈宋文英坚决不肯留在武汉。所以他俩又都回到了杨柳村。现在被土改工作队安排在村里负责夜校的扫盲教学,仍住在柳家祠堂里。

约摸半个时辰,叶金香和吴妈一同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20出头的姑娘。只见这姑娘圆圆的脸上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齐耳的短发上斜别着一枚发卡,虽算不上漂亮但很朴实耐看。她上身着一件深蓝底暗红花的褂子,下身穿一条浅灰色裤子,脚上是黑色的小圆口布鞋。左手提着一只装满菜品的竹篮,低着头跟在叶金香后面一齐到了杨铁柱家门口。

这姑娘就是宋文英。她与杨铁柱同年同月同日生。铁柱出生是黎明时分,文英落地在傍晚光景,因此小时候他们以兄妹相称。其实村里人都知道这对年轻人是青梅竹马,中间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窗户纸。父亲宋哲最清楚女儿不愿意留在武汉就是惦记着“柱子哥”。解放后,因为宋文英是杨柳村少有的认识字的人,除了完成扫盲夜校的事外,还被安排在土改工作队上打杂,队长把所有与文字有关的事情都交给了她办理。

宋哲看到他们三人进屋,站起身来说:“你们回来了,我还有点事,就先告退。”

叶金香没有挽留,吴妈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宋文英低声叫了一声“爸”。

杨铁柱说“您忙完了过来吃中午饭。”说完把目光收回来给了宋文英,迟疑地叫了声“英子”。

宋文英腼腆地回了一句:“柱子哥”,没了下文。

叶金香说:“你们坐吧,我和吴妈去一下庙里。等我回来给你们烧火(即做饭)。”

屋里剩下杨铁柱和宋文英。

午饭后,杨铁柱对母亲和吴妈说去一下柳家祠堂,就径直向大街上走去。

街道两边虽然还是老样子,却比一年前冷清了许多。上午宋先生已把村里土地改革和恢复生产的大致情况给他说了个一二。

杨铁柱首先来到工作队员的房间。一进门就被小王认了出来。小王叫王进,就是工作队的留守队员。竟河解放时他在一家工厂当学徒,是竟河县地下党员,随即参加了人民解放军接管城市的工作。他比杨铁柱小几个月,身材中等但很结实,穿着打扮还是一副年轻工人的派头。家在竟河县城,是竟河县军政委员会派到杨柳村参加土改的。

简短寒暄,直奔主题。小王把杨铁柱想知道的情况点滴不漏地和盘托出。

末了他问道:“你是打算留在县上还是回来和我们继续战斗?”

杨铁柱平静地说:“首先是服从组织安排。但我一定会要求回来的。”

小王与杨铁柱有过个把多月的接触,对他的话既深信不疑又十分担心。

杨铁柱提议出去走走,小王满口答应,麻利地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和杨铁柱一起来到竟河边。

杨铁柱和小王站在桥头,望着滔滔的汉水,各自想着自己的心思。杨铁柱懂得平静的汉水下面绝对有暗流涌动,甚至还有激流漩涡。小王盼望区里赶快派人来完成土改,最好有杨铁柱参加。

小半个时辰后,他们又沿着竟河东岸在杨家垸转了一圈就原路返回了。

在回家的路上,杨铁柱才想起去看望一下战友柳仁青的母亲和妻子兰秀。

兰秀是村委会的妇女主任。去年从柳家台和杨家垸参军的只有杨铁柱和柳仁青两人。他负伤转业时,前线虽然已经停战,但谈谈打打,打打谈谈,部队并没有撤回。所以柳仁青还在朝鲜。

门虚掩着,杨铁柱进屋就看见柳仁青的母亲正在做饭。一阵唏嘘和问候后,柳仁青的母亲哭了起来。不知是为杨铁柱丢了胳膊,还是想念儿子,抑或还有别的原因。

说话间兰秀从地里回来了,又是一阵哭声。

兰秀从里屋拿出一封信递到杨铁柱手上。她基本是文盲,现才在扫盲夜校认了几个月的字。她说信已经让英子给读过。杨铁柱又重新把信念了一遍。他得知柳仁青在“五次战役”后,部队编入27军并且当上了团里的参谋,现仍然坚守在战场上。

兰秀极力留杨铁柱吃晚饭,杨铁柱说昨天才回来,改天把兰秀她们请到家里好好坐坐。说完就直接回家了。

晚上躺在床上,杨铁柱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小王的提问,兰秀的期盼,文英的要求,还有宋先生的建议以及街上的冷清,一幕一幕在他脑海里折腾叠加。他努力思索着那股暗流的来源,设想着各种可以使用的方案,还有要办的几件事情。

“不能犹豫和耽搁了,明天一大早就去县里向组织要求回村。”

杨铁柱要求回村的原由十分确定。

首先是土改工作不能半途而废,要把没有分完的地迅速分下去。特别是听说韩队长遭袭,更是点燃了他心中的怒火,坚定了他的决心。就像在朝鲜战场上冲锋一样,除非自己倒下,否则绝不后退。他自信有充足的理由说服组织。除了自己是杨柳村的人外,还因为参军前就是土改工作队队员。

其次是他老师宋哲的一番话:“新中国的建设需要一大批有文化的劳动者。你看村里有几个认识字的人?我给柳唯祖教了8年私塾,无非是教出了几个富家子弟而已。你如果回村,第一件事就是办一所学校,使贫下中农的子女有书念。此事功莫大焉!我和文英不遗余力地支持你,尽可放心。”

鸡叫三遍,天还没亮,杨铁柱麻利地起了床,跟母亲道了一声别就出发了。叶金香没有多问,嘱咐他早点回来。

杨柳村距离竟河县城约40余华里旱路,杨铁柱以急行军速度赶到县城时已是中午。他顺利找到了竟河县军政委员会,还意外地碰到了金锁大哥。

金锁比杨铁柱大几岁,是儿时的好伙伴。七八年没见面了。现在两人碰到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还是金锁三言两语道出了他的经历。

金锁说:“那年夏天我和弟弟知道闯了大祸,就趁黑夜跳入汉江,弟弟被民团的枪击中,死在了江里。我游得快,一个猛子(即潜泳)扎到对岸,被八路军汉江支队李仁林司令员的马弁救起,于是参加了八路军。再后来就是日本鬼子投降,一直到解放武汉,接管城市。我是今年初才回到竟河县的,我知道我们村你和仁青上了朝鲜战场。可惜我们部队全部转到了地方,没机会参加抗美援朝了。”

杨铁柱也把自己参军后入党立功以及负伤转业的情况简单地向金锁描述了一番。

“你是专门来这里找我的吗?”

金锁这一问,杨铁柱才想起报到的事。他急忙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介绍信。

金锁仔细看了看,连忙说道:“了不起了不起,战斗英雄!人民功臣!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明天……”

没等金锁说完,杨铁柱打断了他的话:“金锁哥,我向组织申请回杨柳村,那里的土改工作需要我!”接着陈述了一大通理由。

“是吗?这个我作不了主,得领导同意。”金锁有点为难。

“你不就是领导吗?你同意就行了。”

“不不!这得经过我的首长李主任同意,他才是领导。我们中午吃个食堂,我下午要参加李主任组织的支援抗美援朝动员大会,可以当面向他汇报你的想法。你就在办公室等我,可以看看文件,了解一些政策。我姆妈也在这里,晚上我们在家里一块吃顿饭,再好好聊聊。”

杨铁柱在金锁办公室呆了整整一个下午。去年工作队韩队长传达的中央人民政府《土地改革法》文件他这里就有。还看到了去冬今春《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和《惩治反革命条例》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原文。对杨铁柱来说完全是意外的收获。他不仅认真看了几遍,还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子摘录了他认为很重要的一些内容。

黄昏时分,金锁回到了办公室,一句话没说,高兴地拉起杨铁柱就回到了他的住处。

金锁的母亲厨娘看到杨铁柱后一脸惊讶。

“你不是参军了吗?怎么在这里?仁青是不是跟你在一起?几时回来的?还去不去?见到你姆妈了吗?”杨铁柱一一作了回答,就和金锁聊了起来。

金锁一本正经地说:“告诉你三个消息。首先是你的申请被批准了,祝贺一下!第二个是要成立竟河县人民政府,可能我的首长李主任就是县长。还有,军政委员会已经组建了人民法庭,要在全县公审那些恶霸地主、土豪劣绅、反革命。”说完就打住了。

杨铁柱着急了:“第三个呢?”

“哈哈,第三个嘛,告诉你吧!我被派到观音区当区长兼区委书记,明天就去报到。”

“好好!太好了!”杨铁柱激动地应道。

“怎么样?我们一同回区里。首长说他明天去观音区检查工作,让我搭他的便车。”杨铁柱当然求之不得。

晚上杨铁柱和金锁通铺。两人聊到鸡叫头遍。

临别,金锁把杨铁柱叫到一旁,小声说:“我在区上办一下交接马上回村看你。你尽快了解一下村里党员的情况,首先把党支部建立起来……要发动群众搞土改。”杨铁柱一一记在心里,匆匆告别后就踏上了回村的路。

杨铁柱真的回来了。


第三章  纸船

 

关心杨铁柱回村的大有人在,柳仁富就是其中一个。前天他的一个远房亲戚从汉口回柳港,与杨铁柱一同下的船,亲眼看到杨铁柱回来了。当他把这个消息告诉柳仁富时,柳仁富着实吃了一惊。

柳仁富是柳唯祖的独子,为柳唯祖原配孙桂枝所生。

柳唯祖是杨柳村名副其实的“土皇帝”。在以柳街为中心方圆几十公里范围内,他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占港口,抢田地,修碉堡,建水牢,组民团自封团长,有枪有弹,指谁打谁。盘踞在这个三县交界的角落称王称霸达二十年之久。竟河解放前夕,他自知大限将至,带领他的残余决心与解放军“鱼死网破”,结果枪声一响,小喽啰们作鸟兽散,他束手就擒,现关押在竟河县军政委员会临时看管所里。

柳唯祖一共娶了三房姑娘(江汉平原上姑娘即妻子)。

大房孙桂枝也是富有人家长大,娘家在汉江下游的沔湖县城。孙桂枝进了柳家门后,竟然三年多肚子没有动静。那时柳唯祖染上了大烟瘾,每隔一段时间就要下一次汉口采购鸦片。村里人传言孙桂枝没有生儿育女可能与柳唯祖抽大烟有关。

柳唯祖的二房黄梨花长得十分水灵高挑的个儿,瘦劲的身材,年纪20来岁,说话还带着一口汉腔给村里人的印象她就像春天的杨树叶子,绿嫩嫩轻飘飘的。而且黄梨花识文断字,是村里少有的几个认识字的女人。后来人们知道她还是个学生,也生在殷实人家,但为什么是戏子或窑子就不得而知了。

柳唯祖的三房叫叶银香,是杨铁柱母亲叶金香的妹妹。那年杨铁柱的父亲杨墩子与吴

388棋牌